JRS直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前瞻分析 > 体育资讯 >> 正文

前国家队主教练剖析中国马拉松体制弊病,为何落后?

这位2013年至2015年执教中国国家马拉松队的世界知名教练,对中国中长跑体系的深层次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

眼看国家队成绩长期低迷,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不惜重金从意大利请来一位世界知名教练,希望这位年近七十、满头银发的传奇教练能够力挽狂澜,挽救国家于水火之中。

这里要说的并不是去年出任中国国家男足主教练的马尔切洛·里皮,而是2013年执教中国国家马拉松队的雷纳托·卡诺瓦。

在世界田径圈,卡诺瓦的成就和名气丝毫不亚于足球界的里皮。

里皮曾率领尤文图斯队、意大利国家队、广州恒大队取得辉煌成绩,卡诺瓦则培养出多名意大利乃至世界级的中长跑明星。

1971年,26岁的卡诺瓦被任命为意大利400米和4x400米接力队的主教练,这是意大利田径联合会有史以来任命的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

1973年,他协助训练的800米运动员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打破1分44秒纪录的人。

1976年至1985年,他担任国家全能队教练,1980年率领意大利十项全能队在丹麦首次战胜强劲对手英国队,队员们还创下了意大利纪录。

1986年,他出任国家马拉松队教练,主持在海拔2000米的塞斯特列雷建立训练营,两年后,那里的学员在汉城为意大利夺得了首枚奥运会马拉松金牌。

他的女学生莫拉以31分05秒54的成绩创造了意大利10000米纪录,以及2分23秒47(2000年维也纳马拉松冠军成绩)的马拉松纪录。

自1998年起,卡诺瓦前往肯尼亚执教,次年他的徒弟在塞维利亚世锦赛上为肯尼亚夺得了唯一一枚金牌(男子3000米障碍赛)。

2002年,他的另一位弟子保罗第一次参加半程马拉松就夺得了布鲁塞尔半程马拉松世锦赛的冠军。

后来卡诺瓦干脆辞去了意大利田径联合会技术总监一职(负责探索和研究新的训练方式),全身心投入到非洲训练营的执教工作。他的学生包括:

赛义夫(肯尼亚-卡塔尔国籍,原名),3000米障碍赛世界纪录保持者,2003年世锦赛冠军;

2005年世锦赛女子3000米障碍赛冠军(乌干达);

10000米26:30.03,排名历史第四(肯尼亚-卡塔尔);

阿贝尔·基鲁伊(肯尼亚),2009年和2011年世锦赛马拉松冠军,也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马拉松亚军和去年的芝加哥马拉松冠军;

2011年芝加哥马拉松冠军摩西·莫索普(肯尼亚)以2小时03分06秒的成绩跑出波士顿马拉松历史第二快成绩,并在2015年厦门马拉松赛上以2小时06分19秒的成绩创下中国马拉松纪录。下图左为基鲁伊,右为莫索普

弗洛伦斯·基普拉加特 (肯尼亚),前半程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1:05:09)和前肯尼亚 10,000 米纪录保持者(30:11.53),是莫索普夫人;她曾两次获得柏林(2011/13)和芝加哥(2015/16)马拉松冠军。

2016年的芝加哥马拉松,男、女冠军首次被同一位教练的弟子包揽。

5000/100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埃塞俄比亚田径巨星贝克勒(),美国马拉松冠军瑞恩·霍尔也都曾师从卡诺瓦。

贝克勒在 2014 年转投马拉松之后、备战 2015 年伦敦马拉松之前做到了这一点;霍尔则在 2012 年末至 2013 年初夏期间做到了这一点(在恢复“基于信仰的训练”之前)。

《三请诸葛亮》

因此,当2012年伦敦奥运会国家中长跑运动员未能斩获奖牌,田径队在竞走和投掷项目中仅获得一枚金牌、五枚铜牌惨败时,中国田径协会就把目光转向了这位世界知名的中长跑教练。

当时,卡诺瓦正在北京作为国际田联项目特邀讲师讲授训练理论课程。

在 2014 年接受加拿大田径画报采访时,他透露:

“我受中国田径协会委托,开展一项旨在提高中国中长跑运动员成绩的项目。该项目从 2012 年 11 月底到 12 月初持续了三周。”

他们给了我执教女子马拉松队的机会,但我没兴趣。2013年3月,耐力部门的负责人直接飞到肯尼亚伊藤,再次与我谈判。

我告诉他,如果我能从 360 度的角度去努力,试图改变中国中长跑的现状(2012 年是中国跑步运动员表现最糟糕的一年),我可能会感兴趣。”

卡诺瓦想要的是全方位的权力与责任,从省队的人才选拔、指导,到比赛安排,甚至包括是否派运动员出国比赛的决定权。

同年5月,中国田径协会邀请他来华停留两周,观摩了5月18日在营口鲅鱼圈举行的第十二届全运会马拉松比赛,并赴中国田径管理中心参加2013年田径耐力教练员培训班授课。

那次中国之行让他了解了中国马拉松的体系和赛程,也让他认识了一些运动员和教练。

今年9月,他再次应邀来华观摩沈阳全运会并商讨聘任事宜。

“他们接受了我的请求,从2013年11月1日起伦敦田径世锦赛马拉松,我开始与中国田径协会合作,合同期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

对于卡诺瓦来说,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受聘担任外国中长跑队的主教练,2004年,他的得意门生归化卡塔尔后,他也曾担任卡塔尔中长跑队的主教练,并一直任职至2010年广州亚运会。

有意思的是,卡诺瓦2013年来华执教时的年龄,与2016年“紧急上任”的里皮相仿——两人分别出生于1944年12月和1948年4月(卡诺瓦家乡是都灵,里皮来自托斯卡纳大区的维亚雷焦)。

2014年2月,他带领15名中国优秀女子马拉松运动员来到伊滕训练,同时继续指导和他一起训练的非洲运动员。

“我与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合作并不与我与中国田径协会的合作相冲突。因为后者只对女子项目感兴趣,而我在非洲执教的马拉松运动员全都是男性(除了基普拉加特),”他向《田径画报》解释道。

来中国的初衷与挑战

为什么中国田径协会只希望卡诺瓦领衔女子马拉松队?因为尽管中国田径协会总体上持乐观态度,但在评估中国运动员夺牌的最大机会时,却“务实到冷酷的地步”,正如国际田联网站 2014 年 11 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所写。

卡诺瓦分析道:“在中长跑项目上,我们有一个其他项目没有的问题,这个问题叫非洲。对于这些项目的(其他)男性运动员来说,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夺牌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中国田径协会的选择是把90%的精力放在女子项目上。”

据他介绍,作为国家队主教练,他的职责是发展中国男、女中长跑项目,包括授课、制定训练计划、支持男队教练员等,但直接指导的只是女运动员,因为她们在下一届国际比赛中,或多或少都有希望晋级决赛。

至于为何愿意在近70岁时接受这个新挑战,他解释道:

“我发现这里的人,包括中国田径协会和我的团队,都具有崇高的人文价值观,受过良好的教育,尊重他人。我很失望地看到,如今意大利(和西方国家)的大多数年轻人已经失去了这些价值观,但在中国仍然可以找到这些价值观。

我很感激有机会获得新的体验(我 12 月就 70 岁了,没有太多时间去体验新事物),这让我能够传授我所知道的东西,同时获得一些新的东西。

我认为,当你不再对给予和接受感兴趣时,你就老了。要成为一名好老师,你必须继续成为一名好学生。如果你不再对学习新事物感兴趣,这意味着你老了。”

为了提升中国运动员的国际竞争力,卡诺瓦必须从整体素质入手:“我们需要各方面提高——跑量、跑强度,尤其是密集跑量。”

卡诺瓦发现,中国运动员的问题不是没有有氧基础,而是只有有氧基础,却缺乏持续的强度训练。

他在中国执教时面临很多挑战,其中之一就是语言。

虽然他精通多种语言,但他不会说中文,必须通过英语翻译与运动员沟通。“通过另一个人说话来提供正确的信息并不容易;这个中间人通常不是田径运动专家。”

另一大挑战是中国中长跑运动员缺乏理想的训练场地。

“每个省都有体育学校,设施通常都很高标准。但最好的设施大多是用于室内运动,例如体操、乒乓球和羽毛球。”

田径项目中的跳跃、投掷和短跑项目也可能培养出高质量的运动员,换句话说,这些运动员可以在体育场馆中发展,而发展中长跑项目的高水平设施是有限的。

在中国,很难找到可以跑几公里的土路。1993年,中国女子中跑运动的巅峰时期,中国有点像今天的非洲:可以找到和使用森林里长长的野路,因此每天跑40公里是常态。

但当我来到中国,我发现运动员实际上是在田径场上备战马拉松,这非常有限制。只是因为外省的教练通常在田径场上工作,他们希望所有运动员都和他们在一起。”

卡诺瓦的解决方案是带领球队前往肯尼亚高原进行训练。

中国选手在肯尼亚

卡诺瓦是如何训练中国马拉松运动员的?2014年初,美国旅行作家约翰·罗森在肯尼亚对他进行了深入采访,并于同年5月撰写了一篇长篇图文报道。以下是报道节选:

伊藤初春的一个清晨,天气有些凉意,一群跑步者沿着一条红土路向远处的一处悬崖奔跑,后面跟着一辆缓慢行驶的面包车。

他们跑过学童、牛群和简陋的土坯房,最终折返并穿过这座以跑步闻名肯尼亚的小镇的中心。

面包车驾驶座上停着一辆雷诺卡诺瓦,这是他曾多次开过的路。

这位 69 岁的意大利人是世界上最有成就的长跑教练之一,自 1998 年以来一直与肯尼亚运动员合作。

现在,他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肯尼亚的裂谷地区度过,该地区以培养从 800 米到马拉松等项目的世界级运动员而闻名。

与往常一样,卡诺瓦积极关注这次训练的进展,偶尔走到队伍最前面和旁边,批评运动员的状态或给予鼓励。

然而今天上午的情况却更加复杂:他用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喊话,一位名叫林安娜的年轻翻译在将他的话翻译成中文,中国田径协会的管理人员王斌(音译)也隔着车窗对运动员喊话。

这些卡诺瓦的新弟子,是中国国家女子中长跑队的16名队员(与《田径画报》的说法略有不同),她们正在为8月份在北京举行的2015年世界田径锦标赛进行前期准备。

这个二月的早晨,他们在肯尼亚为期六周的训练已经进行了一半,显然他们的日子并不轻松。

“在这个阶段,他们的实力还没有那么强,”卡诺瓦一边对我说,一边将他的丰田车停在一位刚刚从队伍中掉下来的运动员面前,这位运动员正做着腹部按压,表情痛苦。

“雷诺托,她说她早餐吃得太多了,”坐在我后座旁边的翻译林说。原来,这位运动员在比赛前不到一小时伦敦田径世锦赛马拉松,刚刚吃了炒鸡蛋和香肠。

卡诺瓦又气又好笑:“她怎么会想吃这样的早餐?!她错过了良好的训练机会。”

如果说卡诺瓦的新弟子们表现有些平淡,这或许是可以原谅的:虽然他们是中国最优秀的年轻球员,但在这个著名的“冠军之乡”,他们的战绩却并不亮眼。

每天早晨,数千名肯尼亚运动员在这儿的土路上奔跑,其中包括奥运会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以及数十名波士顿、纽约和伦敦等马拉松赛的往届冠军。

伊滕俯瞰着凯里奥峡谷,具备多种理想训练场所的特质:温和的气候、柔软的土路和森林小径,海拔 7,500 英尺(2,286 米)——正好是大卫·爱泼斯坦 (David ) 2013 年出版的《运动基因》一书中所描述的最佳地点。

爱泼斯坦认为,在海拔 6,000 至 9,000 英尺处进行训练有助于刺激运动员产生红细胞,从而提高他们的有氧能力,同时仍允许他们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该镇也是卡伦金族的中心,该族仅占肯尼亚人口的 12%,但却拥有该国马拉松历史上排名前十的男性中的 9 名和排名前十的女性中的 7 名。它还在世界领先的耐力跑者的其他中长距离赛事中占据主导地位……

伊滕及其周边的一些较大城镇已经成为吸引肯尼亚和海外新兴跑步人才的磁石。

有些人已经获得了财富,比如基普桑,他曾是一名农业设备销售员,20 多岁时开始认真训练,最终创造了马拉松世界纪录,但绝大多数人仍然在苦苦挣扎。

莱莱尔就是一个例子。他是当地人,被卡诺瓦聘请来带领中国女运动员。晨练后聊天时,他告诉我,他的马拉松PB是2小时16分——在内罗毕5500英尺(1676米)的地方跑。

这个成绩足以在任何一年的美国男运动员中跻身前20或30名,但在肯尼亚,这样的成绩太常见了,几乎不足以成为一名专业的运动员。

于是莱莱尔不得不时不时地打零工来维持生计,包括当一名陪跑员。他觉得这个机会很棒,尽管它不能给他带来物质上的享受。这六周里他赚到的钱大部分都用来支付亲戚的医疗费和学费了。

“我家里很穷,有时很难买到食物。”他透露,自己几乎每顿饭只能吃乌伽黎(玉米糊)和维基(蒸白菜叶),这两者都是肯尼亚人的主食。

他带领的中国运动员来自另一个世界。据卡诺瓦介绍,他们大部分出生在农村,但从小就被招进体校,实际上算是国家公务员,每个月从所在省份领工资。

旁观者看得清

在卡诺瓦的调教下,他的一些中国弟子实力有所提升,比如我采访过的何引丽,2014年春天曾到肯尼亚、意大利训练,在马焦雷湖和汉堡创下了半程马拉松1小时1分34秒的PB,当年国内马拉松最好成绩2小时28分56秒。

然而,中国马拉松队在北京世锦赛和里约奥运会上的表现却令人失望。

事实上,卡诺瓦并没有留在中国直到三年合同结束。

2015年11月初,就在田径协会宣布为里约奥运会进行女子马拉松集训后,他便提出辞职,称自己完全无力改变中国的相关制度。

其实他在上任主教练不久后就意识到了问题,但当时他认为可以推动改变。他多次指出,中国马拉松问题的根源在于体制

中国女子1500米全国纪录是3分40秒46,是在1993年北京全运会上创造的(被广泛怀疑使用兴奋剂——作者注),而2015年全国锦标赛的纪录仅为4分36秒。

再比如对比日本,2014年日本有257名运动员跑进29分30秒10000米(实际人数为291人),而中国没有运动员,257比0,这不是教练的问题,而是国家体制的问题。

所以,虽然中国有十几亿人口,但是问题还是出在田径体系上。

首先,中国没有像欧洲那样的田径俱乐部伦敦田径世锦赛马拉松,也没有可以提供潜在人才的大学田径队。

运动员的招募和训练是每个省份的责任,在一个5000万人口的省份,有时田径运动员总数还不到50人,这意味着运动员的招募极其困难。

全国分为33个省,平均每个省人口约4000万。没有任何一个省有俱乐部,俱乐部就是各省。

这一制度与运动员参军的制度类似:他们代表各自的省参赛,省政府给他们发放工资;中国的教练员也是如此。

这意味着如果你想亲自参加中国的田径比赛,你根本无法实现,因为比赛只对来自各省的专业运动员开放。

每个省的运动员必须积累一定数量的比赛积分才有资格参加每四年举办一次的中国最大赛事全运会。

全运会是奥运会的次年举行的国内赛事,相当于奥运会。对各省来说,真正重要的赛事只有全运会。

中国一切体育活动都围绕全运会展开,各省都会对获得全运会奖牌的运动员和教练员进行丰厚的奖励(房子、汽车、好工作)。

事实上,省级教练对执教顶级水平或赢得世界冠军并不真正感兴趣,他们只关心国内比赛。

如果从省队中抽调运动员去备战奥运会、马拉松或者其他国际比赛,这些省份会不高兴,会认为这是一种干扰,会影响他们在全运会或者省运会上的成绩。

问题在于国内比赛水平普遍不高,全运会四年才举办一次,导致教练员和运动员没有真正的赛季目标,缺乏动力维持高水平训练。

与肯尼亚运动员不同,中国运动员最大的动力不是赢得奖金,而是在全运会、奥运会和世锦赛上获得国家认可。只有刘翔等少数大牌明星真正通过体育致富。

我试图告诉中国运动员,他们的首要目标必须是提高个人表现。到目前为止,他们只关心提高国内比赛的排名,所以他们跑得一年比一年慢。

卡诺瓦希望向中国运动员推广一种“职业化理念”,即马拉松运动员应该积极参加全球各大城市的马拉松比赛,并努力争取奖金。

“我在中国真正的工作不是培养最好的中国运动员,而是彻底改变中国的中长跑体系。”

他最终承认失败:“我也和田径协会谈过,告诉他们需要做什么。但你无法改善它,因为所有的权力都在各省手中。”

除非你改变体制,否则我不感兴趣(再次在中国执教)。我希望他们听取我的建议——这就是我离开的原因。”

在我看来,卡诺瓦所指出的中国中长跑体系存在的问题,本质上是官本位体制的必然结果:各省体育官僚真正关心的,既不是竞技体育的优秀化,也不是群众体育的普及化,他们只是把全运会的成绩当成了关乎自己官场生涯的政绩工程,把全运会奖牌当成了另一种GDP,用来谋求功劳和奖励。

只要体制不变,就算我们聘请再多的外籍大牌教练,到头来也只是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

上一条:2024 巴黎奥运会:中国田径代表团的奖牌希望与挑战
下一条:打网球,技术战术经验分享,让你成为球场上的王者

猜你喜欢


排球规则的起源、传播及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排球规则的起源、传播及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排球规则的起源、传播及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介绍下排球的规则,位置分配,还有就是用手那个部位打?手腕打球【排球规则的起源和传播】第一个排球规则是美国人卡麦隆先生通过斯波尔丁体育出版社出版的。...

体育强国背景下中国职业篮球的发展路径研究

体育强国背景下中国职业篮球的发展路径研究

体育强国背景下中国职业篮球的发展路径研究体育强国:中国职业篮球发展研究-职业技术教育论文体育强国:中国职业篮球发展研究郭树华(云南曲靖师范学院,云南曲靖655011)【摘要】体育强国建设提出以来...

排球基本站位法则及进攻阵型解析

排球基本站位法则及进攻阵型解析

排球基本站位法则及进攻阵型解析排球基本站位介绍 众所周知,排球基本站位采用的法则为逆时针排位,顺时针转位,并由轮转到1号位的队员发球。如果把本方场地看成为一个长方形的话,那么后排起从右往左位置应为1号位...